PPS徐伟峰:未来视频网站仅有两三家能活得好

  访谈精彩观点摘要:

  我们看好视频领域的市场,从我们当初做这个创业的时候,我们就认为,我们三个创业伙伴,都认为视频绝对是继搜索和即时通讯以后的一个很大的产业,所以我们三个同时进来。

  视频分享类的网站的服务器成本在整个网站运营成本中占的比重可能都是在60%、70%左右,整个金额是很惊人的,我听到最夸张的是一个月可能就要烧掉100万美金。所有这些视频分享网站因为要花费这么大的带宽跟服务器成本,实际上他们没有任何能力解决内容的问题。从我们的角度上来看,我们认为解决内容问题才能够解决商业模式。

  我们在2007年、2008年这两年整个资源的配置上,几乎把公司最大的比例的资源配置在跟内容商来解决。未来的合作上面,我认为不会太快就会有非常属于业务层面的合作,只有我们共同去跟主管机关取得更大的生存空间。行业里应该有几家活的比较好,我的评估至少应该有两三家。

  一个很职业的经理人,其实很快就会融入这个团队,这不是很大的问题。但是有一个心态不一样,创始人公司是自己的,吃睡这是你的一切。职业经理人有一层隔阂,认为这是他的一部分。有很多职业经理人,虽然我认为他们都很投入工作,但是他并不疯狂。创始人跟职业经理人最大的区别是创始人很疯狂,可以为了解决一个问题连续好几天不睡觉,不断地思考,每天半夜惊醒,甚至天还没亮,就会思考问题思考很久,这是创始人跟职业经理人最大的差别。生活跟事业是分不开的,这是成功的创始人的最重要的特征。现在这个特点在我们三个人身上都看到。

  我们创业的人实际上靠我们的脑袋,靠我们对这件事情的理解,靠我们的技术来挣钱。你要融资的对象其实是靠钱来挣钱,这个钱来挣钱是有一定风险的。就像我们创业是有一定风险,他们对风险的要求其实有时是容易理解的,他们是用钱来挣钱,你会发觉很多事情其实也算是合理,你就会比较容易跟他们有同一个频率来进行沟通交流,这样比较容易成事情。

  以下为聊天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今天来到新浪“白银时代”的聊天现场。我们今天请到的嘉宾是PPStreamtream的总裁徐伟峰先生。接下来的访谈当中将会和徐伟峰就PPStreamtream发展的一些情况,它的一些定位,市场策略和经营模式等与各位网友做深入的交流和沟通。我们首先请徐总跟各位网友打声招呼。

  徐伟峰:各位新浪的网友大家好,PPStream的网友你们也好,我是PPStream的总裁徐伟峰,很高兴在今天早上能够跟大家见面。

  主持人:感谢徐总能够来到我们的访谈。各位网友不但可以通过电脑来关注我们本次聊天的全程,也可以通过手机在移动中关注本次聊天的全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

  视频是继搜索和即时通讯之后的大产业

  主持人:我们谈到P2P流媒体,有些网友可能比较陌生,知道这个东西但是具体不知道它到底背后是一个什么样的技术。徐总在这方面是专家,2002年就涉及P2P领域,能不能简单给我们介绍一下P2P和流媒体这两个概念?

  徐伟峰:P2P简称其实是对等网络,用一个很简单的方式来解释,反正东西不是借由服务器,不是由一个主要的架构来传给你,你就跟别人电脑直接联系,这就是P2P。

  主持人:每个用户都是一个服务器。

  徐伟峰:对。流媒体的意思其实是国外的英文单词stream直翻过来,意思其实是连续不断的数据的传递。通常在互联网上,用流媒体的技术解决用户及时收看的问题。P2P流媒体的意思是彼此用这个网络传递数据,又用连续不断的数据收看影像信号的东西,大致上的解释是这样的。

  主持人:PPStream应该是定位在P2P技术这一块,上个月我们专门引入流媒体的一些东西,请徐总也给我们介绍一下PPStream的情况以及企业的发展历程。

  徐伟峰:我们公司其实历史不是很长,我们在2005年年终,软件的第一个版本发布,2006年的时候公司才设立,公司现在的人不是很多,大概就是一百号人,整个创立的初始,目前整个PPStream的情况,我们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在研究这些技术,如何使用户的体验和使用感觉更好,如何使流媒体的瓶颈在我们这边更多得到疏解。

  PPStream目前的发展情况非常好,我们现在已经单日访问数量接近1000万人左右,这个数量应该是非常非常惊人的。我们也可以有几个数据跟电脑前的网友做一下参考,现在大约已经占据互联网连网机器的四分之一,这是一个比较惊人的数字。

  主持人:PPS在经营模式的定位是怎么样的?

  徐伟峰:我们现在经营模式的定位,其实我们一开始就是要做视频,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这样的。但是视频经过这一两年的经营之后,也有比较清晰的定位。

  第一,在实现上面,我们实现了直播跟点播。在给用户的使用上,我们已经发展出来客户端产品,这是最早。现在也推出了服务器产品,这些东西全部都是免费,这是我们目前的一些定位,全部都是跟视频相关的一些服务。

  主持人:我们是一个技术提供商的角色,还是一个社区内容网络媒体的一个角色?

  徐伟峰:其实在做视频这两个角色大概都没有办法避免,都会在里面,都会涉及。我们其实不但做了比较大的社区,我们现在社区的流量也在整个中国里面的比例都非常高。另外,我们也是很好的技术提供平台,我们现在帮比较大的合作方,包括像上海文广,像凤凰,这些都是独家使用我们的技术服务,对于网友提供技术支持的。

  主持人:其实P2P这一块有几家都在做,包括PPLive和悠视网。徐总怎么看PPStream跟其它的P2P厂商的竞争、合作,或者是定位的差异性?

  徐伟峰:其实是这样,我们现在在产业里面是属于绝对领先的位置,应该可以这么说,在这个产业里面,其实大家彼此都会有一些很大的竞争,因为我们看好视频领域的市场,从我们当初做这个创业的时候,我们就认为,我们三个创业伙伴,都认为视频绝对是继搜索和即时通讯以后的一个很大的产业,所以我们三个同时进来。

  主持人:PPStream跟他们在定位和模式上有哪些不同?

  徐伟峰:彼此竞争很激烈,所以我们在定位上面,当然从整个公司的角度来看,我们做了很多技术服务的支持。另外,我们跟媒体合作非常深入。第三,我们也把很多内容,为用户取得内容的服务上面,我们尽了非常多的努力。这些上面其实都会做成一些差距。这些当然都反映到对用户上面,他会觉得PPStream软件很好使用,对他们来说,我们会这么受到欢迎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视频分享网站每月最高烧掉100万美元

  主持人:其实刚才徐总聊到一点,就是对一个视频的发展前景看好,其实对视频分享网站和P2P网站,这两块大家的看法是不一样的,不知道徐总怎么看的?视频分享和P2P将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样?

  徐伟峰:我这边把我们对这个产业的看法大致说一说。其实视频需要解决的问题来自于两方面,一方面是来自于用户的使用,就是你要提供比较大的服务器跟带宽来支持用户的流畅观看。另外一个方面,有一些主流的制作方,需要从你这边能够得到一些深夜利益。现在的小视频的分享类的网站有比较大的问题是需要提供很大的服务器跟带宽的成本,来支持用户的使用,竞争非常巨大。

  主持人:我打断一下徐总,他们带宽的成本大概在他们一个月的运营成本里能占到多高的比例?

  徐伟峰:我知道的信息,可能都是在60%、70%左右,整个金额是很惊人的,我听到最夸张的是一个月可能就要烧掉一百万美金。

  我再回过头来说这个事情,所有这些视频分享网站因为要花费这么大的带宽跟服务器成本,实际上他们没有任何能力解决内容的问题。从我们的角度上来看,我们认为解决内容问题才能够解决商业模式,因为你的用户最终希望看的角度是,他希望我们都能够帮他解决问题。我们在2007年、2008年这两年整个资源的配置上,几乎把公司最大的比例的资源配置在跟内容商来解决。

  主持人:涉及到用户体验跟版权的问题。

  徐伟峰:对,我们做了非常好的解决,刚刚签下NBA,实际上我们跟NBA的技术合作在今年的10月31号第一场比赛就开始了,我们现在正式取得了NBA播出的权利,我们会做非常多的推广,到时候也非常欢迎新浪跟PPStream的用户都可以观赏到NBA精彩的比赛,我们花很多力气。这就是差别,能够解决商业模式,对未来发展更有帮助。在我看来,这点P2P的厂商跟视频分享厂商有非常大的不同。

  主持人:非常大的差异,你内容的版权性,各方面比较好的内容能够吸引到你那里。除了这个问题之外,其它方面你觉得视频分享类的网站还有哪些地方需要考虑的和解决的问题?

  徐伟峰:因为我们本身不是经营视频分享网站,一些详细的资料我不是非常齐全。但是非常重要的是,大概知道像QQ这样的公司,其实在互联网里面是非常有竞争力的公司,因为它一直有一个比较好的客户端,一直不断地提醒用户来使用。

  我们其实也是一个客户端,我们知道客户的粘性跟一般的网站粘性不太一样,我们为用户安装了这个软件在他的机器上面,所以可以做各式各样的设计,可以让用户不断地提醒他们继续用,他们现在有什么新的东西,这其实是一般网站不太容易的,我们有一些主动推送信息的能力,这是比较好的。

  主持人:在客户端的基础上我们可以做一些这方面的工作。

  徐伟峰:我现在也知道一两个视频分享网站也做了客户端,他们也发觉了这样一些问题,也用了一些P2P的技术,我们也知道。当然专业跟侧重点还是不太一样的。

  主持人:谈到视频网站的前景,有网友也问了,你怎么看将来视频网站行业的竞争与合作?将来的格局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徐伟峰:我们先谈竞争跟合作,竞争肯定非常激烈,像其它网站跟新浪的竞争很激烈,肯定竞争非常激烈。这一块地方很肥沃,哪里能够种的出好的收成,大家都看的出来,这方面竞争会很激烈。

  合作会有几个层面,第一个是跟内容商版权的谈判会有一个合作,第二,怎么跟我们的上级主管单位,怎么样让他们能够促进我们这个产业发展,在产业链上会有一些合作。竞争会非常非常激烈。

  主持人:各种同行在背后资本的支持下也都会做一些扩张。

  徐伟峰:我们看这是一个比较肥沃的土地,而且非常不容易有完全独占的情况。比如我们现在布局应该是比较全面了,我们今年体育方面像NBA,像综艺节目,电影、电视剧我们都比较全面。像我们一些对手布局做擦边球内容的,我们也知道,每家公司的做法都不一样,不太有一家号称可以全部吃光的,资源配置还是要在比较合理的情况下发生。

  未来的合作上面,我认为不会太快就会有非常属于业务层面的合作,只有我们共同去跟主管机关取得更大的生存空间。行业里应该有几家活的比较好,我的评估至少应该有两三家。

  主持人:就是在分享和P2P里。

  徐伟峰:总计视频领域,会有2、3家。但是我猜测应该会有其中的一到两家的整个规模会比其它家大很多。

  主持人:这两家可能最终能够比如说上市或者是有成果的企业。

  徐伟峰:上市我现在还不太敢做什么预期,因为现在看起来,这个产业的前景倒还没有明晰到那个程度。现在我们知道大网站,像新浪、百度、QQ,每一个大网站其实都知道视频很重要,像我今天过来新浪做客,就是一个视频直播。所以,它们应该也会有新的布局,2008年大家还是拼搏比较激烈的一年,2009年开始会有一个分化,大家方向怎么做,都会有一个比较特别的方式出来。

  P2P合理分配带宽不会堵塞骨干网

  主持人:另外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也是网友也提出来的,可能是比较敏感的问题。他说,P2P实际上是带用了电信运营商极大的带宽,会不会面临一些政策的风险,像SP一样被运营商进行管制,这方面徐总怎么看?

  徐伟峰:我们的看法倒不是那么忧虑,有非常多的人提出来。占用非常大带宽的服务,现在像图片、视频下载,包括下载软件、游戏,现在对电信运营商负担最大的不像我们这个类型,因为我们这个类型够多的数据能够启动播放,能够顺畅播放就够了,我们只要拿到够的数据就行了。

  跟尤其下载类的不同,下载其实有很大部分是不断持续占用带宽,比如我的电脑开着,一直在下一个东西,其实我已经下完了,但是我为了要继续提供服务,还要继续不断占用带宽,有很多带宽实际上在这中间是浪费掉的。这些电信运营商都理解,而且现在已经取得了初步不错的成果,他们认为这个倒是,如果我们做了很好的优化,事实上现在做到了,这个优化可以解决他们很多的大的彼此骨干网数据交流的问题,这一点他们都非常欢迎。

  我们只要占用到够用的带宽,相信在电脑前面的各位网友,你们用PPStream的时候,其实你们上网和做其它事情都不会有问题,这其实就代表你不像一些BT,可能占用一些资源,这可能就是你恰当的使用整个资源。恰当的使用,实际上是电信运营商最希望看到的,因为你不希望他们从此以后不看视频。我们占用的下行带宽跟上行带宽,只要合理分配,不会造成整个骨干网的拥塞问题。

  主持人:我们知道在PPStream的宣传上说是可以点播,点播就需要提供个性化的服务,个性化的东西比较多一点,需要的内容可能更多。在这一块可能就是我们需要版权上跟内容商更多的合作,PPStream是怎么样去解决自己的内容和资源的广泛性和丰富性问题的。

  徐伟峰:现在我们从PPStream的角度来看。第一,内容商通常要合作的对象一定是找比较大的。为什么找比较大的?因为比较大的公司通常有资源,能够提供给它,这个资源可能包含钱、广告、宣传,各式各样的东西。所以,当我们一旦有了这个资源能力的时候,这些内容商比较希望跟我们合作。当然我们没有办法取得所有人的合作,但是只要这些厂商愿意来互联网宣传它的内容,事实上在目前的其他下,通常PPStream都是它首要的选择之一。我们就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内容问题。

  另外,我们在上上个月发布了第一个服务器版本,任何一个人,一个站长甚至是内容提供方甚至想让他的服务就像PPStream有这么好的服务体验,都是免费的。

  主持人:让大家一起分享的话。

  徐伟峰:你只要下载下来,安装好这个软件,把你要提供的这个服务传上去。PPStream除了提供电信运营级的服务器的服务之外,我们还会帮助宣传,我们现在已经有几万的量,数十万的内容,但是有几万的服务量,我们估计很短时间内还会有巨大的提升。

  主持人:这是很好的2.0互动的模式,让用户去创造内容。

  徐伟峰:对,对。除了用户之外,因为传统的有些内容方甚至不管大小,他们困扰,我想把这个东西想办法让人家散播出去,但是现在通过一些视频分享类网站也可以。但是它希望它有很多的主控权,希望所有的东西都在我身上,所有的东西做出去都只是一个链接就行了。

  主持人:当然我不想让它在上边传播,可以从这边下载下来。

  徐伟峰:都可以控制,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技术服务手段。

  主持人:我有一个问题,这可能有两个方面:第一,需要我们付出的服务器的成本多不多?第二,我们怎么跟上传内容的用户达成比较好的利益共享机制,现在我不知道这个商业模式是什么样,有没有一个利益共享的机制。

  徐伟峰:第一,这个服务器要求配置是很低的,我们自己在用服务器的配置都很低。P2P的技术不需要长链接,现在公司所用的服务器都是最低等级的服务器,我们现在用的服务器1万多块钱人民币就可以了,我们现在所有等脊的服务器都是这样的,不用特别想要买什么特别了不起的,都不用。

  主持人:其实这是一个蛮大的成本优势。

  徐伟峰:对,这是一个。第二,有没有什么分享的体系呢?我们认为是有的。但是现在服务器版本才刚刚推出,我们现在整个产品还在一个完善的过程,很快大家就会看到我们整个体系做出一些贡献,大家很快就知道。

  主持人:这里还有一个网友的提问,也是刚才我们需要问的一个问题。

  网友:我们现在用P2P,其实解决带宽的问题,就是现在带宽不够,我们可能看东西不够流畅。如果带宽够了,P2P还有没有比较好的用武之地?它将面临着带宽逐步逐步大被替代的风险,徐总是怎么看的?

  徐伟峰:这个问题挺有趣的,我也回应这位网友的提问。

  第一,P2P的技术,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知道因为互联网宽带接入的关系,我们下一步用的数据比较小一点。当你的带宽接入越大,大家都希望好几兆光纤或者是宽带接入的时候,我可以做更高清的节目,实际上P2P还是有用武之地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事实上原来传统的CS,所谓的服务器的结构,一直有一个最大的困难点,其带宽是它的问题之一,但现在带宽的问题其实慢慢解决,最大的问题是长连接的问题,是资源耗用,也就是我现在连到了一个服务器,因为我开视频,看几分钟都是比较少的,像用户一用都是几十分钟,其实一直连在服务器上。一台服务器同时能够接入这些连入的数量是有限的,所以带宽很大没有关系,但是服务器还是要堆得够多,才能接受这么多人同时连入。服务器的成本又是另外一个。P2P一直都会有一个很特别的用武之地。

  主持人:会有一个很好的机会。

  徐伟峰:倒不是机会,就是这个技术会不断发展,随着带宽和编解码提高,会提供更好品质的节目,会提供更快效率的服务。因为我们有一个软件,可以提供一些互动的服务给网友,这都是未来的一些发展。创业前要想好自己有没有创业素质

  主持人:做PPS其实是一个创业的过程,刚才徐总也谈到了另外两位创始人,就是雷亮和张洪禹两位。下面可能会围绕创业和创业团队这个话题和徐总做更多的沟通。徐总,你跟雷亮和张洪禹是什么样的机缘能够走到一起做PPStream的?

  徐伟峰:我们三个人认识的情况算是比较传奇一点,可以跟大家说一下。我们三个其实是两个时间认识的,雷亮跟张洪禹是先认识,他们认识的时候,详细时间应该是在2003年、2004年,他们纯粹是在网络上认识,在一个很有名的论坛里,有一个人发了问题,有一个人回答问题。

  主持人:有一个人在东北,有一个人在成都。

  徐伟峰:他们只聊了几句,就觉得非常好。为什么呢?我这边也可以跟网友说一下,有时时机很难得,像雷亮跟张洪禹,现在他们还负责整个公司的一些研发工作,他们两个人,一个人是负责写你们看得到的地方,就是你软件的界面、外观、使用者的情况。另外一个人是写你看不见的地方,底层的地方,P2P传输、底层的地方,他们俩配合得非常好。

  主持人:雷亮做后台。

  徐伟峰:对,张洪禹做前台界面。我是在2005年的年终认识他们,那时因为我自己本身已经在做P2P了,我对这个行业比较熟悉,我看到他们做的东西以后,觉得非常神奇,真的是很神奇。

  主持人:当时徐总在做什么事情?

  徐伟峰:我当时做分享下载,我们先通过E—mail认识了,那时他们俩都在成都,我就飞过去,跟他们见了面。那时聊得非常开心,从中午过后一直聊到晚上挺晚的,隔几天之后我就回去,开始做一些合作,彼此都很愉快。整个时间是一个多月一点点,细节时间我不是那么记得,他们两个人来说服我,说视频未来潜力很大,我们就一起弄吧,我就答应了。我如果算的话,等于他们两个先开始,我是第三个人进来。整个创立的过程,我不能说算是神奇,反正很快的时间就决定了,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反正大家想想觉得是值得干,能够尝试,我们就去做了。

  主持人:当时三个人的分工是不是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徐伟峰:对,我们三个人的分工一直很明确,像对外面商业谈判这些都是我来。张洪禹做的是看的见的地方,社区、百科都是他负责。雷亮善于策略思考,除了技术之外,他对整个布局比较熟悉,可以做一些综合研判、内部的运营。

  主持人:当时你们三个聚到一起的时候,就从成都到了上海?是不是当时没有全过去?

  徐伟峰:当时是这样,我们三个联合在一起的时候,因为公司总得有前台的运作,就像你说的怎么找风投。只要你的东西做的好,或者是有很好的想法,或者是idea,像我们的经验是,我们是被人家找到。

  主持人:当时的联创策源。

  徐伟峰:那时我们在十平米都还不到的房子里。

  主持人:是在上海?

  徐伟峰:是在成都,十平米还不到的房子里就放了一张床,十平米里面还包含卫生间,非常非常小的一个很破的地方,窗户还照不到太阳。有双人床,还有服务器。

  主持人:当时你还在上海,他们在成都。

  徐伟峰:我在上海。后来我们拿到了第一笔联创策源的投资,那时他说再做互联网的话,因为你要跟很多人做交流,互联网不是一个闷着头做的产业,不是纯粹研发,需要跟很多人做包含内容跟厂商的沟通。我们想应该去北京还是上海?我说与其三个人搬不如两个人搬,就他们两个人到上海。

  主持人:另外,上海的研发环境、资金各方面也不错。

  徐伟峰:对,上海的研发环境还不错。

  主持人:当时跟联创策源谈的时候,多长时间拿到这笔融资的?

  徐伟峰:其实谈的时间很短,很快很快。我记得总共就谈了3、4次。但最终整个完成融资的过程比较久一点,因为那时我们公司还没有,实际上那时三个人还没有注册公司。

  主持人:这时去注册公司,有资金进来。

  徐伟峰:整个注册公司到资金进来,大概的时间很快,我认为策源在这上面支持创业家的精神很不错,4个多月就完成了。

  主持人:完成这笔资金的注入,后来就把公司搬到上海做这样的事情。

  徐伟峰:对。

  主持人:创业当中三个创始人,虽然各有分工,但是你们可能对有些问题还会有不同意见。我们知道很多合伙创业者都会遇到对一些问题的分歧。徐总跟雷亮、张洪禹在创业的时候,有没有一些争执,你们怎么解决的?

  徐伟峰:我们没有特别好的方式,我敢在这边跟大家说一下,我们三个人绝对在很多问题上的争论是挺激烈的,真的是挺激烈的。

  主持人:比如哪些方面?

  徐伟峰:比如我们下一步做哪些,跟谁合作,配置多少资源,花多少钱,我们会做很激烈的讨论。但是我们三个人,刚好是一个奇数,我跟各位说,第一,我们从来没有投过票,我们三个人的沟通从来不是以投票来决胜负。我们三个人在那个时期内,在进行比较激烈讨论的时候,讨论过程很激烈,讨论完之后,通常隔了一两天,我们就会想想这个地方哪边会说的有道理,哪边该怎么做,谁的想法比较出色、合理,资源配置更好,再回过头来再讨论的时候,通常很快就得到共识。很特别,而且我们三个人在这上面,目前来说我觉得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像我常常需要在外面跑来跑去,我们三个人在公司经营的大方向上从来没有过不一致。我们会有些很大的争论,但是从来没有一个技术上……

  主持人:先做什么,后做什么,资源怎么配置有争议。

  徐伟峰:对,大方向上从来没有争议,要做的事情,我们整个公司的执行能力非常非常强。我们到现在,我们敢说,我们只有不想做的事情,没有打不下的山头。我们一旦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情,执行力很强。这也就是我们在最近的一些评比上,比如说最近凤凰卫视在上个月做了一个对于全球范围的调查,我们在用户量跟影响力上是第一名,上个礼拜互联网周刊有一个最具商业价值的视频网站,我们也是第一名,这其实都是一个执行力的成果。因为其实我们这段时间做这些事情,要做什么事情,对视频网站大家都是知道的,你想的到的大家都想的到。

  主持人:基本上这个行业相对比较透明,就比谁的执行力强。

  徐伟峰:而且也没有什么招式,你做了一件事情就可以把别人打倒,现在这个情况不可能。只能通过我们每一点累计,一点点优势,把优势换成最终的胜利,这是长期的战争,我们也做好了长跑的准备。这是我们跟其它视频网站不一样的地方。

  主持人:徐总怎么评价你们三个人的创业,怎么评雷亮和张洪禹,他们两个人在创业中所表现的创业的品质、意志?

  徐伟峰:这个公司是我们三个人真正第一次创业,当然之前雷亮、张洪禹都是零零星星写一些软件,但是都不是公司化的运作。我之前对管理公司的经验比较丰富一点,公司有些事情我在负责。但是整个创业的情况,创业其实是要有一些坚持的,就是对这个事情的热情。有时因为你热情,当别人休息你不休息,别人睡觉你不睡觉,你一天到晚都在思索公司往前进的方向,这其实是最重要的。

  就像我们常常会谈到公司会有一些问题,这个文化的养成其实不是一朝一夕的。比如说我跟雷亮、张洪禹,公司怎么形成一个氛围,这个氛围是奋发向上,这个氛围是舍我其谁,能够把这个问题完成,只要我们定一个山头,就会把它攻下来,这其实在整个创业过程中,尤其让很多员工都感受到。

  我这样评价雷亮跟张洪禹,我们其实有一个非常亲近的关系。我经常在外面跑来跑去,我在外面的时候知道家里肯定有人做主。雷亮和张洪禹知道如果今天在外面有什么事情要攻下来,我们只要商量好这个事情,我要出去谈,肯定都会成功,大家都是相互信任的。不管是管理技巧还是整个公司的规模,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也找过很多厉害的人,我们也通过这个过程的吸收、了解,慢慢知道公司的扩大,能够怎么样把公司带到下一个阶段,我们花很多力气思考这些问题。至少目前看起来,我认为我们公司应该是整个视频行业里最成功的。

  主持人:其实徐总也做过职业经理人,之前我们讨论企业发展过程中,在创业者和职业经理人这两者之间的工作和配合问题,你有什么样的看法?

  徐伟峰:我这样子回答这个问题。创始人跟职业经理人最大的差别是,你看待这个公司的角度不一样。

  主持人:是不是利益角度不一样?

  徐伟峰:不是利益角度。

  主持人:怎么样把职业经理人融入到创始人团队和企业里面去?

  徐伟峰:一个很职业的经理人,其实很快就会融入这个团队,这不是很大的问题。但是有一个心态不一样,创始人公司是自己的,吃睡这是你的一切。职业经理人有一层隔阂,认为这是他的一部分。有很多职业经理人,虽然我认为他们都很投入工作,但是他并不疯狂。创始人跟职业经理人最大的区别是创始人很疯狂,可以为了解决一个问题连续好几天不睡觉,不断地思考,每天半夜惊醒,甚至天还没亮,就会思考问题思考很久,这是创始人跟职业经理人最大的差别。生活跟事业是分不开的,这是成功的创始人的最重要的特征。现在这个特点在我们三个人身上都看到。

  主持人:因为你们三个都是创始人。

  徐伟峰:更多希望底下跟我工作的同事,都能达到这样的要求。但是不太容易,有一部分同事有了,他们会想办法,尤其是刚开始创业的几个最初期的员工,要全面不容易。最起码我们要让他达到职业经理人的要求,热爱这份工作,能够跟我们很好的沟通,完成公司整个方向和交代的任务。

  主持人:对于创始人要引进一些职业经理人,你对他们有什么意见?如果一进来就能很好的融合的话?

  徐伟峰:我的建议,第一目标一定要很清晰,你到底找什么人来干什么事,这两个事情要精准,我们三个人讨论这个事情讨论很久了,千万不要找一个万金油,刀子刮一下也抹了一下。万金油通常只是公司老板才能扮演的角色,不是职业经理人。

  第二,得让职业经理人融入这个团队。

  主持人:他有一种归属感。

  徐伟峰:对,归属感。这个企业文化要适合职业经理人生存。通常创始人,因为他对公司太了解了,喜欢把所有的事情抓在手上。你是找一个职业经理人,而不是找一个职业执行人,这个事情就相对重要,就是你怎么样在跟他讨论的过程中,能够相信他的判断,授权给他,这才叫职业经理人,不然职业经理人什么事情判断都是你自己做的,你就叫他自己做,这样不容易找到很高的职业经理人跟你配合。我们在这上面都还在学习,相信新浪都已经非常规范化,我们还是在学习过程当中,现在所有的视频网站大概都还有这个情况。

  主持人:刚才其实我们已经跟网友一起聊了很多话题,包括PPStream的一些情况,三位创始人的合作、个人的经历,我们最后想请徐总给我们谈下他们的创业经验,包括融资的一些经验,给我们广大的在创业的朋友进行一些分享。你对现在正在创业的这些人或者是创业的团队,或者是创业家,他们融资创业有什么样的建议?

  徐伟峰:如果是要融资的话,我有一个比较浅显的比喻,可以给在电脑前面的网友提供一些经验。

  我们创业的人实际上靠我们的脑袋,靠我们对这件事情的理解,靠我们的技术来挣钱。你要融资的对象其实是靠钱来挣钱,这个钱来挣钱是有一定风险的。就像我们创业是有一定风险,他们对风险的要求其实有时是容易理解的,他们是用钱来挣钱,你会发觉很多事情其实也算是合理,你就会比较容易跟他们有同一个频率来进行沟通交流,这样比较容易成事情。

  另外,创业是一个非常艰辛的长的过程,非常非常长。目前看我们公司要不要有丰硕成果就是要看2008、2009年之后。从2005年中开始做,现在非常残酷,中国公司要成功,起码要有4、5年的经历。你不要想到你想一个idea就会成功,通常这个idea是要落实去做,做的过程中会发现有非常多的问题,你要有非常多的修正,整个修正完之后,你发现这是一个大的事业,你要从这个方向角度去想。创业非常辛苦,真的,我有时在想,如果我当初不选择创业,可能人生的路会不一样。

  主持人:可能是另外一种走法,可能很舒服。

  徐伟峰:一个月要来北京2、3次,每个周末都在飞机上度过,一直要不断跑来跑去。你一旦选择创业,你的生活品质可能会很差,你永远都会不断有新的压力,因为你想要成功。如果你创业之前,诚恳地建议各位先想想自己有没有创业的素质。

  主持人:这些素质包括哪些?

  徐伟峰:心理上的,体力上的,体力不好的情况下不要创业。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你晕船啊就别创业了(笑),因为你得跑来跑去。你如果不太善于表达自己,也不适合创业,沟通能力要强一些。有很高的EQ,如果情商不好,可能受不了各种各样的压力。

  另外,创业我认为一个很重要的素质,你的创业伙伴里起码要有一个人要非常善于策略思考,要做长线,要做长的布局。这个长的布局,从团队,从布局,从人,从想法,从产品、品牌,所有东西都是,我们要花时间去想,最好不要一个人,你要两三个人,因为可以商量,但又不要太多人,太多人意见不统一,达不到一致的时候,效率会不高。你既要民主,又要独裁,我告诉很多人,他不清楚,但是公司只有2、3个人,想好了就做了。这是我小小的想法,创业不算很成功,有一点点成绩,离成功我认为距离还挺远。所以,我乱七八糟的想法,给大家做一个参考。

  主持人:徐总还是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比较切实的意见和建议,值得我们广大的创业者做深入的思考。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的聊天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徐总能够在非常繁忙的时候来到新浪,做客新浪的“白银时代”,跟各位网友做深入的交流和沟通,也非常感谢各位网友积极的参与和积极的提问,我们今天聊天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徐伟峰:谢谢大家,谢谢各位。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