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掌门郭凡生:我不会把企业和财富留给女儿

  “赚钱对我来说是最简单的,一不小心就赚了钱”,“中国多了一个企业家,少了一个大律师”,“我的家境是当时我知道的最好的”,这是慧聪网首席执行官、执行董事郭凡生的语言风格。

  成长篇

  “我的故事比他们精彩多了”,在中关村大街高楼大厦间隐藏着一座清雅的四合小院———慧聪书苑。1月4日,慧聪掌门人郭凡生在这里讲起其生平时,年过五十的他慷慨激昂不减当年。

  从大院里淘气的孩子王、军队里迷站岗的倔士兵、机关里最新锐的学者,到慧聪的掌门人,郭凡生自评“肯定不是最成功的商人,因为总还做着学者梦”。

  父亲

  叱咤风云的将领

  “我的父亲,是影响我的第一人。”郭凡生最引以为豪的是,他父亲是中华民国全国会考的第一名,或许正是这开启了郭家对文化的看重。

  参加一二·九运动、参加学潮、参加大大小小数不清战斗的父亲,生下二男三女,小五便是淘气的郭凡生。

  郭凡生的父亲及其叔伯三人曾是任丘、河间等地闻名遐迩的郭家三杰,郭凡生的父亲外号郭阎王。抗战期间,父亲等七八个人曾扮成挑水的,冲入当地一个20多个日本人驻守的碉堡,拿着斧头把小日本全砍了。

  郭凡生父亲一度支边做过内蒙古医学院院长,并在那里经历“文革”,曾被大学生批斗得昏倒。不过,当这一段特殊的历史结束,组织上来调查当时曾经打过父亲的学生是否打过老革命、能否提拔时,父亲从始至终表示没有过,并拉住气愤的郭凡生,“不能因为年轻人年轻时犯过错误就中断他的政治前途”。

  此外,三年自然灾害中,官至政府要员的父亲,从没搞过特殊,郭凡生曾饿得大腿一摁一个坑;家里孩子没上过工农兵大学;郭凡生父母家的装修总是简单的,郭凡生创业后曾建议重新装修,然而母亲说还是保留你父亲的风格吧。

  郭凡生的父亲一直保留着英文版的大代数,郭凡生甚至郭凡生女儿不会的代数题,到父亲那里“一划拉就出来了”。郭凡生说,从父亲那里,他学到了宽容、中正和文化的力量。

  童年

  虎父无犬子

  郭凡生的淘气三四岁时就露出苗头,上学后父亲便成了学校的常客。面对这个经常打架的孩子,父亲惯用的教育手段是不管有理没理,先打一顿,“这让我从小知道了不能占别人便宜”。

  到小学五年级,碰上“文革”,脖子上挂钥匙天天吃食堂的郭凡生辍学了。面对经常挨批斗的父亲,不敢从前门出门的姐姐,家门口“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一窝混蛋”的对联,刚刚12岁的郭凡生天天练拳、摔跤、练武术,成了所居住的医学院大院里的孩子王,领着一帮同龄人保卫父母,斧头、棍子家门口摆好了,看谁敢揪斗父亲。

  “文革”没改掉郭凡生的淘气,原本大家一起打扫卫生的医学院大院,每次让郭凡生这样的黑帮子弟打扫时,他就把自己养的鸭子大清早赶到院子里乱跑乱叫,“让我打扫大家就都别睡。”

  不过,给郭凡生带来的一个好处是爱上了看书。“一次掏鸟窝,发现可以从屋顶下到被封的医学院图书馆里,里面竟然还有很多书,就不停背回家看,竟然先后看了好几百本书:《静静的顿河》、《童年》、《我的大学》……”

  军队

  第一所大学

  “天天吃穿甲弹(窝头)、每月只6元津贴。不过,我第一次回家探亲还给父亲买了两瓶茅台”。高中毕业,面临要么下乡要么参军,凭借踢得一脚好球,适逢军队招一批球踢得好的兵的机会,郭凡生参军到了北京的坦克六师。

  郭凡生扎扎实实地读书,就是在军队开始的,对于“文革”间读的书,郭凡生评价自己那时不过是翻书。当兵的第二年,郭凡生开始给连里的战友讲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战友平日里多操练、帮厨、种菜、拉关系,积极表现,郭凡生“从来不去帮厨,就爱站”,一连站两个班是常事,因为可以偷偷看书。“站岗,冬天冷,夏天晒,但我愿意干,可以看书啊,尽管有时候冻得做笔记的钢笔水写不出字来。”这么喜欢读书固然与父亲、姐姐、哥哥都鼓励多读书有关,但刺激还是有一个,当时坦克六师的车经过北京一所大学,“我看到一个别着校徽的大学生迎面走过来,真是羡慕极了,我对自己说我也要这样。”

  1978年4月,距全国高考还有3个月,郭凡生果断地在父亲的帮助下退伍,以回内蒙古工作为由开始准备高考,短短3个月后的7月参加全国高考,9月接到中国人民大学录取通知书回到北京。

  “你猜猜我回来干什么来了?”成为郭凡生回北京后到军营看望战友的口头语。郭凡生也让两年都没有出过大学生的坦克六师后悔———“当时就应该推荐郭凡生高考,我们师也不至于被剃秃子。”

  据悉,因为当时在军队是推荐高考,一直是普通士兵的郭凡生没有得到推荐的机会。

  当兵,让郭凡生懂得了团结:一个人走夜路会怕,一排人就不怕;懂得了普通人的生活,当了兵父亲就断了郭凡生的经济支持;懂得坚强,拉练时,背包掉水里,即便都是冰碴子也是直接到水里去拿。

  人生

  学者而非500强

  “9年学者生涯,为我奠定了自己企业的制度萌芽。”郭凡生1982年从人民大学毕业后,直到1989年一直从事经济研究工作。“我们那群人为内蒙古制定的金三角等发展战略现在还在起着作用。”郭凡生对自己的这段学者型官员生涯津津乐道。1984年,他写了一本书《企业管理案例分析》,得到了一万元稿费,在当时那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1985年他发表论文《股份制———中国企业改革的唯一思路》在国内学术界形成理论交锋。1988年他和张维迎等10个人被评为副研究员。 这也成为郭凡生在自己的企业实践的理论基础。众所周知,慧聪是我国第一个创造了数百个员工百万富翁的网络企业。1999年,郭凡生对慧聪进行了第一次股份制改造,主管以上的员工获得买一送二的优惠,就是买一股慧聪股权,可以获赠两股慧聪股权,如在3年内员工离开慧聪,公司退回其购股的钱并收回股权;如干满3年离开,慧聪则退给其3倍的购股款并收回股权。

  待2003年慧聪香港上市,超过120名慧聪员工一夜之间成为百万富翁。郭凡生说,就是要让员工知道,在慧聪只要付出智慧和汗水,就有权参与企业利润的分配。 不过,对于自己的未来,“我们这批企业家最大的问题是眼界,中国会出世界500强的企业家,但不会是我,因为我没有国际的眼界,我没有看到国际竞争,我也不知道国际竞争是什么样子”。 即便说到商人,他也表示:“我不会成为好商人,因为老是有多余动作———当商人还想当学者,琢磨社会上的事,而商人就应该全心全意考虑赚钱。” 与商人相比,郭凡生对自己的学识更自信,“全国好学者又是好企业家的不过3个,我算一个,万通的冯仑一个,当当的李国庆一个”。此言颇有谢灵运“天下文才十斗,曹子建独占八斗,我占一斗,余者天下共分之”的意思。 据介绍,郭凡生正联合志同道合的学者和企业家创办中国企业家成长学院。

  女儿

  不会接手慧聪

  郭凡生说,从来没想过退休,一旦退休郭氏父女与慧聪的缘分也宣告结束,“我不会把股份留给女儿,也不会把巨额的财富留给她,科学家可能是女儿的前途”。

  今年23岁、研究生命科学的女儿是他的掌上明珠,也继承了他的那种个性,15岁开始背着一个小包独自到美国留学,他把女儿叫做影响自己的第四个人,其他3个分别是他的父亲、恩师和领导。

  郭凡生的女儿是那所中学里唯一的大陆女孩,开学典礼上照例要升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国旗,然而,这所学校有香港的特区旗,却没有五星红旗。郭凡生自豪地告诉记者:女儿当场跟学校要求:一定要有我们的国旗!校方不得不把开学典礼推后直到升起鲜艳的五星红旗。

  除了个性,学习好也让郭凡生颇为开心。她高中三年已经把大学二年级的数理化都学完,高中毕业是全校前十名,每门都是满分5分。高中毕业时的颁奖典礼上,校长连续5次点名要她上台领奖。据悉,该所中学正是宋氏姐妹曾就读的学校。

  现在,郭凡生女儿正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生命科学的硕博连读,拿着每年2.6万美元的最高额度奖学金,开着一辆Mini Cooper黄色小车。这车是郭凡生送的,因为女儿说:“我每年有奖学金啊,反正若没奖学金你也要出钱的,你给我买辆车吧。”

  但“我不会把自己的企业和财富留给她”。说起理由,他说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女儿的兴趣不在这里,也因为人生最大的幸福是自己赚钱,所以不会剥夺女儿自己赚钱的幸福。

  至于自己在慧聪的股权以及可能的现金财富,郭凡生说:“比尔·盖茨的做法我可能会学。”众所周知,比尔·盖茨退休后将全身心做慈善事业,并拿大笔财富创立了基金会,该基金会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慈善基金。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